最新消息:2018年5月28日,网站更新全新内容。本站提供扑克之星Pokerstars最新官方电脑安装包、安卓中文版、苹果IOS下载安装服务。

何时适合第二或第三次施压?

策略文章 pokerstars 719浏览 0评论

挤压

介绍

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经历:在翻牌圈前你用很好的起手牌去加注,结果在翻牌圈什么也没拿到。现在该怎么办呢?当然是做一个持续性下注了!但是你的对手仍然跟注并且在转牌圈你的牌依然没有改善。大多数情况下很强的起手牌在这里也就要选择弃牌了。

然而,还是有例外的情况,那就是在你对手跟注之后你怎样通过第二次或者第三次施压迫式你的对手弃牌,不错,就是再次的做持续性的下注。然而找到正确的突破点确实非常难的。这篇文章就是为了让大家明白何时该进行多重施压。

对手的风格

通过进行了一段游戏你就可以对你的对手有了一定的了解。根据经验我们可以得知:你的对手越松你就越不不要进行第二次施压。

  • 松且被动 – 跟注型玩家(Loose Passive – Callingstations)

多重施压对这一类型的玩家一般是没有什么效果的。这类玩家即使是拿着边缘牌他们也不会去放弃。我们可以在面对这类玩家的时候采用期望值下注而不是诈唬,多重施压对于这类性玩家是没有什么效果的。.

  • 疯狂型玩家(Maniacs)

这类玩家同样也不会在我们进一步的持续性下注的时候弃牌。这类玩家反而可能会通过诈唬性加注迫使我们弃牌。如果这类玩家跟注了我们在翻牌圈的持续性下注,那么我们在拿到边缘牌的时候像最小的对子或者A这样的高牌就希望能尽可能少付出的玩到摊牌。在转牌轮如果对方过牌我们也可以选择过牌也可以根据牌面以及位置优势选择跟注进入河牌轮。

  • 紧而激进-松而激进 (Tight Aggressives – Loose Aggressive)

你会在高限注的牌桌上发现有很多这种类型的玩家。这类玩家属于很强类型的玩家,他们知道什么时候选择弃牌也不会用较弱的牌和我们继续游戏。大多数情况下多重施压对这类型玩家是很适用的,特别是当他们拿到了顶对/不错的起脚牌,中等对子或者是在没有位置优势拿到了听型牌。他们通常会在翻牌圈跟注而在转牌轮有其他玩家加注的情况下选择弃牌。

  • 弱的 紧-“岩石”类 (Weak Tight – Rocks)

让这类玩家弃牌通常不是难事。他们是多重施压策略适用的最佳对象。另一方面这类型玩家在大多数听型牌的时候玩的很被动并且也不会通过加注来给我们施压。

  • 未知型

有的时候我们会非常不幸的与一些我们未知的对手进行游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很难说多重施压是否会奏效了。时间证明多重施压也是有效的不过我个人建议在面对未知型玩家的时候放弃第二次和第三次持续性施压。

  • Floaters

这种类型的玩家在翻牌圈即使什么也没拿到也会跟注我们的加注。他们这样是期望我们在后面会过牌/弃牌,并且他们期望能在后面通过下注赢得底池。这样的玩家就叫做Floaters。大多数玩家只有在占有位置优势的时候才这样做的。通常情况下:我们需要保持警惕,多注意这类玩家并做上笔记。在应对这类玩家的情况下如果你认为他是在“诈唬性跟注”在转牌轮下注通常都是+EV。诈唬性的过牌-加注也是应对这类玩家非常好的策略。这类情形通常会发生在大小盲注位置玩家之间的盲注大战中。

  • 多牌桌游戏玩家 Multitablers

大多数TAG玩家都在低限注的牌桌上进行多牌桌游戏。大多数这种类型的玩家都是赢家,但是他们却是第二次或者第三次施压的完美对象。因为他们的精力是非常分散的,他们通常注重于Pokertracker的数据而不是该牌桌玩家上的现在的牌桌形象。因此,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识别我们是在诈唬。即使我们被其他玩家抓到是在诈唬,我们仍然可以对他们采用同样的策略因为他们很大可能都没有注意到。

用Pokertracker-数据来做辅助

并不是所有的玩家都是可以归类的因为他们拥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并且不符合我们列出的所有类别。当问及第二次和第三次施压是否有效的时候,我们就需要考虑你的笔记,对手下注的顺序以及每次的特殊情况都需要考虑到。即便这样Pokertracker的数值仍然对我们是有用的:

  • Went to Showdown:当对手的WTS数值很高的时候就不要尝试进行第二次和第三次施压,因为这类玩家一般会一直跟注你到摊牌。
  • Folded to Turn- / Riverbet:大多数玩家拿到听同花面会在翻牌圈跟注但是在转牌轮其他玩家下注的情况下会选择弃牌。或者他们拿到顶对的时候会在翻牌圈和转牌轮跟注但是会在河牌轮弃牌。一般来说:此时该Pokertracker的FT数值越高我们就越应该采用多重施压。
  • Coldcall %:经常冷跟注的玩家一般都会用同花相连的牌或者是较弱的A去跟注。这样的起手牌通常会在翻牌圈拿到TPWK或者是中等对子。当然他们也就是多重施压攻击的对象。我们的对手冷跟注数值越高我们就越要频繁的多重施压。.

注意: turn-/ riverbet 该数值通常需要大量的数据才能准确的给出建议。因此你需要更加依赖于你自己的主观判断,并且只有在你获得了很多你对手的信息的时候才会根据Pokertracker的数据来做判断。

其它的决策帮助

  • 对手起手牌范围

当我们的对手在翻牌圈跟注我们的加注后,我们最先需要做的就是猜测我们的对手究竟是用什么样的起手牌来跟注我们翻牌圈前的加注以及翻牌圈的加注。Pokertracker的数据以及你对手的类别可以在翻牌圈前给你很好的建议。他在翻牌圈会用什么样的牌跟注和翻牌圈的牌面组合有关。如果有足够多的起手牌他会在第二次或者第三次我们下注的时候弃牌,那么我们就可以继续下注。

  • 根据经验

“instacall”就是指: 对手很快的跟注我们的加注,是因为他们通常拿到了较弱的牌以为我们拿到了很强的牌并且会加注。我们需要给这样的玩家做上笔记,因为他们在占据位置优势的时候也通常准备好了过牌/跟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对手通常在我们下注的情况下会选择弃牌。

  • 筹码量大小

在你决定第二次施压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筹码量的大小是如此的重要,因为你对手弃牌率不是由转牌轮你下注的多少决定的而是要要看我们已经下注了多少。比如说我们的对手拿到了TPWK,那么在我们下注3/4底池的时候他们是很少会选择弃牌的。甚至在他们陷入底池够深的时候会选择直接All-In。但是在你们筹码量都很大的时候,在河牌轮面对你很大的下注的话,他们往往就会选择弃牌了。

  • 你的牌桌形象

如果我们想要频繁的采用多重施压,那么我们就越需要了解我们自己的牌桌形象。如果我们刚刚被人抓到了在诈唬,那么我们此时就需要打的保守点,并且采用少的期望值下注去代替多重施压。与之相反的就是,我们的形象是非常紧的那么多重施压就是我们非常有利的武器。在低限注的牌桌上,玩家们一般都不是很专心的而我们也可以忽视牌桌的限注。在应对多牌桌游戏的玩家是一样的。 但是在高限注的牌桌上,牌桌形象的重要性就变得非常的大了。

利用威胁牌

在转牌轮或者河牌轮出现的A或者K能帮助我们很好的欺骗我们的对手,因为我们在翻牌圈前就加注并且示强了。此时我们可以通过一个下注把我们的对手赶出底池。当这张牌并没有完成我们对手的听牌面的时候就是非常有用的威胁牌。
比如说,如果这张A为牌面提供了第三张方片,那么我们可以猜测对手之前可能是用听同花面跟注的。如果我们的对手此时只是立即过牌而不是做个无用的下注,那么就表明他并没有拿到同花因此我们倾向于下更大的注。

我们向对手表明了我们拿到了什么牌?

威胁牌并不是总对再次施压有帮助的。我们的对手会认为我们在听牌面很弱的时候听到了威胁牌的时候倾向于过牌。因此我们需要知道哪些对手是了解我们的,并在威胁牌出现并且我们听到了的时候不再做多重施压。

在高限注的牌桌上在一个很小的底池我们建议你采用多样化的玩法,在威胁牌出现并且我们听到的时候就下注,这样将会让我们变的非常难以读牌。

但是,当威胁牌出现的时候我们需要考虑下我们这次下注向对手表明了我们拿到了什么牌。那样就能更加容易的得知我们的对手会用什么样的牌会倾向于选择弃牌。如果我们要做个总结的话,那就是在我们拥有+EV的时候就可以尽可能多次数的去下注。

过牌的EV

在转牌轮下注我们拥有+EV的时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一定要去下注。通常我们会用张A这样的高牌在面对一个听牌失败并且不会诈唬的被动型玩家,然后赢得一些底池(或者听到了我们需要的补牌)。

因此,在转牌轮的过牌通常都是+EV的。在拿到有进行到摊牌意义的牌的时候我们应该避免在面对被动型玩家的时候采用第二次施压。同样也要避免采用在河牌轮的第三次施压。如果我们有击败我们对手听牌面的可能的时候我们在七之后选择了了过牌,那么在河牌轮我们下注的话就是错误的决策。

下注的EV可以计算如下:

EV = P(Fold)*Potsize – 1-P(Fold)*Betsize

例子

例 1a

NL 100 6人桌: Villain是个TAG型玩家. 我们知道它一般同时进行9张牌桌并且不会在他没有进入底池的牌桌留意。所以他是利用PT的数据来和我们进行游戏的。

筹码量:
Hero: 130$
BB: 152$

Hero in CO with 98

Preflop:
2弃牌, Hero加注到 4$, 2弃牌, BB跟注.

通过我们对Villain的了解我们知道他一般会用强的A,口袋对子,同花相连,同花的牌来保护他的大盲注。他会用AQ+,TT+ 这样的起手牌范围去再加注。因此我们猜测他的起手牌范围为: AT, AJ, 65s-KQs, 22-99, KJs, QTs.

Flop: (8.5$) 3 2 2
BB checks, Hero bets 5$, BB calls.

因为他跟注了我们的持续性下注,因此我们推测他的起手牌为口袋对子。这样的翻牌圈大家都很难听到牌的,因此他没有听牌的可能。此时他可能拿到了葫芦或者是高对。当然他也有可能用AJ或者AT这样的牌来跟注的。

Turn: (18.5$) A
BB checks, Hero bets 11$, BB folds.

此时这样A是我们用来做第二次施压的一张理想的威胁牌。假定我们的对手用AJ或者AT这样的牌继续跟注或者用22,33这样的牌过牌/加注。因为我们的对手不会一直用AJ,AT在翻牌圈跟注我们的下注。我们再假设我们的对手会有1/2的概率去跟注。AJo/ATo有8种组合,AJs/ATs有2种。此外 22也是可能的,而33有3种。

44-77有6种组合以及88-99每个对子有3种组合。因此我们期待对手在30种情况下会选择弃牌,而另外24种情况下他不会那么做。也就是说55,55%的情况下他会弃牌,这样的话我们的下注是正期望值的,因为对手会弃掉比我们更好的牌。

计算:

EV = 0.5555*18.5$ – 0.4444*11$ = 10.27$ – 4.88$ = 5.39$

所以此时我们的下注平均期望值为$5.39。这样的计算式建立在我们已经很好的读取了我们的对手起手牌范围之上的。很明显的就是我们也很可能在第二次施压的时候失败。

但是我们的对手同时进行如此之多的牌桌,因此他对我们并不了解。我们可以忽视我们此时牌桌上的形象,并且我们不用担心我们的下注是否真正向我们的对手表明了我们拿到了张A。

例 1b

同样的起手牌,不同的限注,一些不同的对手。Villain同样是个TAG型玩家,但是这次对手中有我们已经游戏过很多次的。他知道我们下注的手法并且此时他只进行2-3桌的游戏而且很有警觉性。我们猜测他的起手牌范围和例1a中一样。

NL 1000 6人:

Stacks:
Hero: 1300$
BB: 1520$

Hero in CO with 98

Preflop:
2 弃牌, Hero加注到40$, 2 弃牌, BB 跟注.

Flop: (85$) 3 2 2
BB 过牌, Hero 下注 50$, BB 跟注.

Turn: (185$) A
BB 过牌, Hero?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Hero真有张A此时该如何进行游戏。此时牌面听牌的可能是非常弱的。并且我们的对手对我们有所了解,知道我们在这种局面下会选择过牌,因此此时第二次施压是不明智的。如果此时做第二次下注反而会让他用对子去跟注甚至是过牌-加注来诈唬我们。

如果我们经常用AT-AK这样的起手牌在转牌轮加注那么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二次施压就是非常好的策略。因为我们此时的起手牌即便在河牌轮听到了张8或者9也还是毫无玩到摊牌价值的。

例 2

我们在牌桌上有非常紧的形象,并且在进行到摊牌的时候都展示了很强的牌。我们的数据为18/13/3.2/23.
NL 200 5手:

筹码量:
Hero: 246.10$
SB: 269.67$

Hero BU: KJ

Preflop:
2 弃牌, Hero加注到7$, SB跟注, BB弃牌.

Flop: (16$) 8 5 9
SB 过牌, Hero下注12$, SB跟注.

Turn: (40$) 5
SB checks, Hero bets 29$, SB calls.

River: (98$) A
SB 过牌, Hero bets 66$…

我们将会假设面对4种不同类型的对手来总结这手牌:

a) 69 vpip / 24 pfr / 2 af / 35 wts – 100 hands
b) 21 vpip / 14 pfr / 3 af / 22 wts – 500 hands
c) 26 vpip / 18 pfr / 4 af / 23 wts – 400 hands
d) 14 vpip / 8 pfr / 1.5 af / 28 wts – 350 hands

因为我们此时只能依据PT的数据因此使评估变得更加的困难。但是一般我们都很少能拥有大量对手的信息,因此我们不太了解对手的风格。

例 a) 我个人认为翻牌圈的持续性下注并不是必需的,但是我们需要特别注意转牌轮和河牌轮。Villain的VPIP和WTSD数值都非常的大。因此在翻牌圈他跟注的情况下我们也很难得知他起手牌范围,因为他很可能只是用高牌去跟注。

转牌轮的5让第二次施压变的更加的悲惨。我们的对手此时只会在拿高牌的情况下选择弃牌。他会用任何对子去跟注。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的对手并没有拿到听牌面的话我们一张K还是足够好的。我们应该继续过牌期望在河牌轮拿到张K或者J然后得到此免费的摊牌。.

河牌轮的这张A是第一张对我们有利的牌。牌面已经没有完成听牌的可能了,并且A是在我们起手牌范围内的。我们的对手通常会用一张8或9跟注我们,而会在听牌失败的情况下选择弃牌。即便他此时听到了张A,因为SB位置玩家会用A同花这样的牌去跟注。此时我们应该免费的去进行摊牌,因为如果对手是一直在用听牌面去进行游戏的话那么我们一张K仍然有很大的概率去赢得底池。

过牌的EV在这种情况下很明显是正的,而下注的EV却是很难估计出来的,因为我们很难估计出70 VPIP这样的对手的起手牌范围。这种情况下,当对手拿到非常强的牌的时候就会选择一直跟注我们。 T

例 b) and c) 我们将这两个例子归为一类是因为TAG和LAG型玩家在翻牌圈后进行的游戏方式是类似的。与TAG型玩家相反的,LAG会做更多的下注。虽然他们翻牌圈前的跟注起手牌范围不是非常明了的但是我们可以猜测如下:

b) TAG: 22-88, AJ, AT, KQ

c) LAG: 22-88, AJ, AT, Axs x

大多数LAG型玩家会在此时用口袋对子,同花相连的起手牌来3倍加注我们。.

在翻牌圈我们的对手会用什么样的起手牌来跟注我们的加注?只有下面的这些才是有可能的:

b) 55-88, AT, AJ, KQ

c) 55-88, AT, AJ, KQ, QT, QJ, 65s – T9s

(22-44 也是有可能的)

我们的对手不会在翻牌圈用这些起手牌去过牌/跟注的。他们会在拿到听同花面的时候玩的非常的激进。此时就非常难以读取这些对手们的起手牌了。

转牌轮的这张5看起来也没有改变什么。我们再一次的下注向对手表明了我们拿到了葫芦或者是高对。其他的牌看起来都不符合我们起手牌范围内了。我们的对手在拿到什么样的起手牌的时候可能会在我们下注的情况下选择弃牌呢?

b) 66, 77, AT, AJ, KQ

一个TAG型玩家会在转牌轮一个大的下注的时候选择弃牌。因为此时他有个非常低的底池成败比和没有听牌的可能了。此外,他还会放弃66和77。我们不敢保证他会弃牌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他都会选择弃牌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此时转牌轮的下注就是非常明智的,因为他此时持有的起手牌范围都是好过我们的。

c) 66, 77, AT, AJ, KQ, QT, QJ, 87s – T9s

同样的情形也会让LAG型玩家选择弃牌。对手很少会拿到98这样的2对。此时情形是非常相似的,此时做第二次施压同样比较明智。即便并不是所有的LAG型玩家此时都会选择弃牌。

现在的问题就是在河牌轮:什么样的起手牌范围会在转牌轮跟注我们的下注而在河牌轮我们下注的情况下选择弃牌呢?55和88自然不在我们考虑范围之内,因为对手如果持有这样的牌肯定会加注的。AJ 和 AT现在就是TPGK但是仍然在我们第三次施压的时候有弃牌的可能。66,77 KQ此时就不会再跟注我们的加注了.

过牌的EV此时应该是0,因为我们此时在河牌轮已经不可能战胜我们对手的起手牌范围了。现在的问题就是下注$66是否有+EV。此时很明显是正的因为我们会在$66/$44~.4即他起手牌范围40%的情况下选择弃牌 .口袋对子此时又6种可能的组合,此时即使他是用AJ和AT 来跟注,那么他仍然有13-15种起手牌的情况下会选择弃牌。因此此时第三次施压是非常明智的,因为对手有很大的可能都会选择弃牌的。

例 d)

这次我们是面对非常紧的对手。他的VPiP 和 PFR都是非常低的。此外他有个非常高的WTSD值。这就意味着他很少会再加注我们。因此他的跟注起手牌范围为: 22-JJ, AQ,AK.

转牌轮面对对手这样的起手牌范围第二次施压是不正确的。 因为此时他拿到AK 或者 AQ 他都不会选择弃牌的。

河牌轮的计算如上。他必须在他起手牌范围40%范围的时候选择弃牌我们才有正的下注EV。不过我们的对手通常会放弃很强的A。他的WTSD值很高AF值很低表明他倾向于在翻牌圈和转牌轮会选择过牌/跟注。

虽然他的WTSD值很高,但是此时他也很难用D66,77,TT,JJ,这样的起手牌去跟注。此时的决定和例b和c都是非常接近的。时间证明这个决策也是对的。如果对手过牌那么我们就下注同时也表明对手起手牌不是AK.

扑克之星注册教程:http://cn-pokerstars.com/25.html

转载请注明:扑克之星 » 何时适合第二或第三次施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